导航菜单
首页 >  细思极恐 >  » 正文

为什么真的有人撞邪 真实撞邪事件

  过去的老人们讲啊,人要是撞邪后(也有的称之为吓着了)就会莫名其妙的发烧或者上吐下泻,总之是找不出原由的生病,去看医生却什么也查不出来。

  但一回到家就又开始反复之前的症状,而往往康复之后此人便就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就这样了。然而,我接下来要讲述的内容就是以撞邪为原生态却有一定区别的真实撞邪诡异事件

  撞上的人会看到一个身着白色长衫(有的还会戴顶帽子)的看不清脸的东西,这里所说的东西顾名思义就是它既不是神也不是鬼,不是成了精的妖,更不是什么张牙舞爪的魔怪,而能够予以解释的就只有仙儿了。

  这种仙儿可并非神话传说中的天兵天将观音菩萨,而是泛指狐仙儿长虫仙儿等之类的由一些牲畜演化成的一种灵异的形态,它们不像电影中演的那样变化成人形去主动伤害人,也不会轻易的让人看见,可是只要让人看见了其后果则必定不会太好。

  怎么说呢,看到它们的人轻者是生场大病,重者也许会因为受到惊吓神智受到影响,抓狂、发疯、吼叫、痴傻等等都说不准,危及到生命安全的也屡见不鲜。而被人看见的它们也好不到哪儿去,会打回牲畜的原形,甚至元神俱灭!

  对了,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么多呢?

  那是因为在我太爷爷身上就曾发生过一次,距现在差不多也有小七十年之久了。

  那次之后太爷爷卧病不起很是不寻常,家里就找来一个放现在应该称为驱邪师傅,专门对付某些超自然现象的人,在那个年代则称之为道士的人这么告诉太爷爷的。

  解释一下这里所说的道士可并非穿着道袍身居山林道观的那种,而是有着高深道行可以帮人驱赶那些脏东西,替人消灾解难的人。

  太爷爷说起这段诡异经历的时候显然还是心有余悸,可能他并不想回忆吧,脸上的表情变化让我开始有点后悔是否不该询问这些。

  可因为我的好奇心和锲而不舍的央求,疼爱我的太爷爷才无奈的又开始拨开了记忆的那条缝隙,缓缓地在脑海里拼凑起尘封已久的往事,说的也有些断断续续

  我那会儿才二十几岁什么也都不懂,就是有把子力气和祖传的木匠手艺,娶了你太奶奶之后就挑起了养家糊口的担子。

  家里养了猪地里也种了庄稼,我也会常接些木匠活挣点钱,日子呢也还过的不错。平常也不好什么,唯独就好喝个酒,隔三差五的就出去喝一顿,每次不醉不归久了你太奶奶拦不住也就不管我了。

  每次接了木匠活做好之后要送到人家才能收回钱,借着要账的机会都会去喝酒,也就是那回去要账的时候就发生了那么邪门儿的一夜,整整一夜,让我终生难忘啊。

  我记得,那天从地里干完活天就完全黑了,我也没回家就匆匆忙忙的走另外一条路去要账。也没拿照亮的工具就在黑漆漆的土道上快步的走,想着没多远要回来钱就赶紧回家。

  那天本来没想要喝酒,可说来也挺邪门儿的,走了也就十来分钟就见路边有个女人冲我招手,笑呵呵的冲我说酒香进去尝尝,我就探头看见里面竟然有好多人,没多想鬼使神差的就跟着进去了,可能在那一刻意识就不清楚了吧,不是喝酒而是没喝的时候就开始恍惚,恍惚的不记得到底喝的什么酒,喝了多少酒,喝完又是怎么走出酒馆的。

  等再回到那条坑洼的土道时,天就开始下雾了,恍然间,就觉得那个小酒馆亮通通的灯光好像瞬间消失了,就跟被大雾吞没了一样。

  我就这么晃晃悠悠走着,,踉跄着走的也就慢了很多,想必真是喝了太多酒。忽然,脚底下一绊就从一个土坡滑倒一屁股坐地上顺势就滚下来,屁股又碰到略微平坦的地面上

  太爷爷讲到这里停了下来,拿起旱烟杆子点上就抽了几口,眯起眼睛看向窗外某个地方,看的入神,看的意味深长。条件反射似的我也随之看过去,可是除了灰蒙蒙的天和深秋时节干巴巴的树杈上的几片枯叶子,就别无他物了。

  那天的大雾下的邪,我从那土坡上掉下去的地方更邪,刚开始想着坐到地上爬起来就得了,顶多身上会疼。可是,我的身体非但没等起就又弹了出去,就跟飞似的,没纳过闷儿就趴在了个土堆儿上,后来看清楚才知道哪儿是什么土堆儿啊,那明明是个坟堆儿!

  我想要不是当时喝了酒估计半条魂都得吓没了,当时是真的害怕啊,酒也醒了好多,爬起身来脑袋里就想着离开这鬼地方赶紧回家,什么钱什么账也都没命重要。

  但是想着容易身子却很费劲的扭动了好一会儿,才连爬带滚的起来就想跑,说是跑其实还是爬着滚着,也不知道应该往哪儿去,直到觉得已经很累,那种累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浑身的力气被抽干了担还必须机械的奔跑行走,就这么折腾着。不管怎么走也走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