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天文航天 >  » 正文

坠楼身亡的人痛苦吗 [看人跳楼的人]

1

陈忠民是个连热闹都懒得看的人。

的确,像他这样在一个无实权机关当一个无实权小公务员的人,慵懒,是他们的共同特征。三餐无忧,前途无望,一茶一报消磨一天,曾经有过的青春热忱,被现实一点点耗尽。除了加薪,再也没啥能在他们心里引起一丝涟漪的了。

但今天有点例外。

今天,陈忠民遭遇了一场跳楼秀。

年近节尾,跳楼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对这些,陈忠民也早已麻木了这些跳楼者,绝大部分确实是因欠薪被无良老板坑苦了,但又有几个真正能通过这样的极端行为讨回应得的劳动报酬?有种应该采取反抗的方式啊!以前不是老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吗?赤脚的还怕穿鞋的?陈忠民刚开始看到这类新闻的时候,确实有过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激愤。可一年年过去,随着跳楼讨薪事件的不断重复上演,特别是有几起纯属作秀的跳楼事件被媒体曝光之后,陈忠民就一点都不关心此类事件了。

可今天不同。

今天这场跳楼秀,不是发生在报纸或电视里,而是被陈忠民亲自撞到的而且,发生在他所居住的小区。

因为是下班时间,所以人很多,几乎全小区的人都出来了,几百双眼睛都盯着临街的12楼天台上面有个面目模糊的男人,双脚踩在天台外侧边沿,身体紧贴着墙。一个拿着望远镜的观众,兴奋地叫了一声:他的腿在发抖!楼下,警车、救护车、消防车应有尽有,几个警察正跟小区保安商量着什么。保安满脸愁容,警察神情淡定按陈忠民的经验判断,话喊过了,心理专家来过了,可由于那个欠薪老板没出现,跳楼者坚决不肯下来。小区楼盘最高虽然只是12楼,可他站的地方也太危险了,稍被惊动,就可能失足摔下来,所以也没人敢上去。

果然,陈忠民听到人群中有人在说,那人已站了快两个小时了。

两个小时,在广州的跳楼秀中,湿湿碎(小意思)啦。所以又有人不屑地说了一句:听说那包工头欠了他才五千多块钱,值得吗?肯定又是作秀。

没劲。这种秀,望到脖子断了都不会有精彩场面出现的。

陈忠民准备收兵回营他还要赶着看《潜伏》呢。可惜那跳楼者站的D栋离陈忠民住的A栋太远,不然,他在9楼家里的沙发上看《卧薪尝胆》,说不定还能清楚地看到那人长什么样。

奶奶的,我一个堂堂研究生,在国家机关工作,混到现在,被十个以上的人同时注意的时间,一秒都没有过。一个没读过书的农民工,一说跳楼,立马就引来这么多人的关注,甚至还上报纸上电视;运气好的,还会得到厅级以上领导的亲切慰问什么世道嘛!看你就是给你长脸了!

可是,(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就在陈忠民将头低下来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人这个人使他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陈忠民看到的是一个女人。确切地说,是他那位不知名的美女邻居更重要的,还是他暗恋已久的对象。像不少公务员一样,陈忠民在无聊的夜晚也会躲在书房里看网上的**小说。看多了,心自然也就野了。那些**小说,相当一部分都是在描写怎么跟邻居偷情吃窝边草的,那些看起来切实可行的招术,经常令陈忠民在不少苦闷的春夜蠢蠢欲动,特别是他老婆回老家待产这段时间,陈忠民在白天也敢放肆地多看那窝边草几眼。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的老公虽然跟小说里写的一样很少在家,人家却不吃陈忠民这一套,看都没看陈忠民一眼。

现在,站在离陈忠民仅有一步之遥的她,却紧握双手放在胸前,眼睛盯着12楼上面那个跳楼者,眼眶竟然还红了!由于是高仰着头,窝边草的脖子便有大部分敞开在陈忠民的视线里。白生生的,陶瓷般的脖子。陈忠民咽了一下口水,眼光从她的颈窝开始,沿着那弧线舔过下巴、吻过双唇、爬过鼻子到达眼睛然后,自然而然地,陈忠民顺着她的视线,又一次看到,12楼上那个摇摇欲坠的家伙

一股无名妒火升了上来。蓦然间,陈忠民以连他自己都感到陌生的尖嗓子喊道:

有种你跳啊

这话竟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效果:周围的人突然静了下来,纷纷往陈忠民这边望过来。

谁在乱喊!外围的警察听到这句话,厉声喝问。可这时他们已无法弄清楚是谁先喊的,因为不少人只是愣了一下,很快便鬼使神差般喊起来:跳啊!跳啊!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

跳楼者仿佛朝陈忠民这方向望了一眼。接着,他有动作了

人群骚动起来,不少人赶紧闪开,在铺好的充气垫周围又腾出几米空地来

只见那人转过身,双手勾住墙沿的内侧,纵身一翻

翻回了天台。

他不跳了!

楼下嘘声四起。

令陈忠民失望的是,那窝边草依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低下头,喃喃自语,仿佛在祈祷什么。

陈忠民想转身回家,这时人群又一阵骚动原来那跳楼者被警察带出来了。

警察架着那人,走过陈忠民眼前的时候,那人突然一回头,看了陈忠民一眼。同时,他嘴巴好像没怎么动,一句小声的话却扎进陈忠民的耳朵里:我死了你就很开心吗?

那眼神,却是什么表情都没有,仿佛那瞳孔已扩散了。

陈忠民打了个寒战。他突然发现,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他肯定是在哪里见过的!难道是我的什么熟人?不可能在哪里见过他呢?他想跟过去再看一眼,可这时人流已将那人围住,警察还在驱赶人群,以便将那人顺利带上警车。

他是谁?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