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天文航天 >  » 正文

小手乱摸|小嘴乱吻有什么字体

  最近因为经常加夜班,动辄熬夜,我的体质明显下降。今天周末,本想好好放松,可我却感冒又发烧,浑身不适,那感觉就像有无数只手在摸我。无奈之下只好去医院。

  我无精打采晕晕乎乎地正走着,突然脚下一个声音说:姑娘留步。我诧异地停下来,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从头到脚全身缠满绷带的木乃伊样子的乞丐盘腿坐在一块方形垫布上,垫布一角放着个讨钱的钵。

  周围除了我没有别人。难道是在叫我吗,我觉得很搞笑,这乞丐全身上下被绷带包了个严严实实,他是哪只眼睛看见我的啊,哈哈哈......

  乞丐说:姑娘不要嬉笑,你大难临头了。

  我刚才还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心里在笑,但听到大难临头四个字,我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反驳道:臭乞丐!胡说什么呢,讨钱还不积点口德。骂完,我头也不回地甩手而去。

  乞丐依然在身后说道:医院也查不出你的病因,姑娘记住,只有我才能拯救你......

  我不以为然,权当是个疯子说疯话,这种人我见多了。

  走进医院大门的一瞬间,我很感慨,儿时父母哄我打针的情境一一再现,细细想来,我已经有许久没有进过医院了。

  我走进诊室,一个50多岁蒙着口罩戴着墨镜的女医生十分热情地微笑招手让我坐到她前面的高脚凳子上,然后什么也不说撩起我衣服就伸手进来摸。我彻底懵了,从没见过这样瞧病的,记得小时候瞧病会先问病情,怎么现在也不询问病情上来就开摸啊。难道十几年的时间,医院看病模式已经发生了质的飞跃?还好是个女医生...我正想着,医生突然张口说话了:你哪里不舒服?

  她一开口,我猛地一阵痉挛,明明是个女医生,怎么嗓音粗得像男人。再说怎么摸完了才问啊。

  我有点气愤,回答道:发烧,头晕。

  医生给我量了下体温,结果体温正常。医生又问:还有哪里不舒服?

  我说:全身都不舒服,像有无数只手在摸。

  医生皱了皱眉头,似乎被吓着了,过了会儿,她说:来,给你拍个片。

  拍完后,还是没查出什么问题。医生又问:最近生活压力大吗?

  我说:经常熬夜加班。

  医生说:唔,你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工作太累精神紧张得不到舒缓,产生肢体错觉。没事,回去多休息,多喝水。

  听到这样的结论,我舒了口气。临走时,我问医生:能不能告诉我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医生沉闷了半天,低声说道:男的。

  想想刚才被他一顿乱摸,我忍不住讽刺地说:您的胸肌真发达,真吖的2比货。说完就扬长而去。

  第二天,我请了2天病假在家休息。两天后,不适的状况没有丝毫改变,我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了。又奔走了几家大型医院,都无果而返。我在痛苦与地狱的边缘游走,能想到的方法都试过,似乎死亡是唯一解脱。

  就这样痛苦地过了两周。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发呆,然后右手捏着刀片慢慢朝着左手手腕......就在我下决心咬牙往下割时,楼下猛地传来一阵剧烈撞击声,刀片抖落在地板上。我探头向外望,下面的马路上围了一群人,两辆变形的车说明了一切,又是车祸。看着人们惊慌的样子,我稍微镇定些了。警车和救护车先后赶到,舒缓交通,救助车里的伤者。很快现场被清理干净,一切又恢复原样。

  我彻底清醒过来,生命如此脆弱,想想刚才还在自杀的自己,真的很傻。这场车祸好像是专门为阻止我自杀而发生的,太诡异了。

  人一清醒镇定,头脑也会好使。那个木乃伊乞丐的形象瞬间在脑海闪现,或许到了去找他求助的时候。全身上下被无数只手慢慢抚摸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恶心,简直痛苦难受得无法形容,这样下去恐怕我活不到明天。分秒都不能耽搁了,趁着夕阳余晖,我匆匆朝步行街赶去,记得第一次就是在步行街角一棵松树下遇到木乃伊乞丐的。

  转过街角,远远地看见木乃伊乞丐正静静坐在松树下。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希望。

  我走到乞丐身旁跪坐,恭敬地说道:大师,您救救我吧。

  很久很久,乞丐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像个雕塑静静坐着。

  我又哀求道:大仙,我对不起你,当初不该不信您的话,更不该恶言相向...呜呜呜,我好后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