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宇宙奥秘 >  » 正文

【骨声】什么是骨声纹

  骇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林暮腾的一下从床 上坐了起来,环顾四周,舍友们都睡得好好的,不像是他们发出来的。

  那折磨他两个星期声音到底是什么不像是磨牙的声音但却又有这么点相似。可醒来时这个声音又没了,可偏偏别人还听不着。

  第二天大清早,林暮就拽着舍友李侒去烧香拜佛。

  这玩意真灵?可以驱邪?李侒拿着一串刚刚买到的玉珠疑问道。

  应该吧,反正是个差不多大的男生说的。要是实在不灵就当个装饰品吧。反正也挺好看的。打量了一会儿玉珠,林暮拿了过来套在了手上。

  这世界上活人怎么能看到鬼呢?其实我不大信鬼神什么的。现在是科技时代。两人在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闲聊着地回了寝室。

  还真别说,或许这串玉珠真起了作用。半夜林暮也没听见那声音。睡觉睡得倒是好了但身体却越来越差,就跟没骨头似的软趴趴的,课也没去上了,就整天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特么还真是装邪了!那那都不舒服!林暮暗骂道。转眼又看了手上的玉珠。

  不应该啊就算真遇着鬼了起码还有这玉珠驱鬼提阳啊

  最后无可奈何,托舍友请了一位阴媒在学校附近看看,结果阴媒一来没走步就说这儿怨气大,有怨鬼。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驱驱这些鬼?还有我这病是怎么回事?林暮被人搀扶着勉强走道宿舍楼下。

  这里的鬼不止一个,而且死前都受到过极大的痛苦然后留下了怨气。不过这些鬼还没有厉鬼凶狠想清除应该不难。就是那钱

  钱好说,钱好说!先把这的鬼给驱走再给钱。

  钱钱钱,我哪那么多闲钱给你。不就是驱个看不见的东西嘛,做做动作也就赚着了。林暮嘴上大气,心里却骂得要死。

  活干完了,人也拿钱走了。可林暮还是没有半点好转。

  晚上,声音又响了起来。比上次的还响。林暮抱着被子不敢呼吸,瞳孔慢慢放大,布满了血丝,额头上全是密密的冷汗。他听见了,听见了声音的来源,是从自己的身上发出来的。他听得清清楚楚的。

  可是自己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像是骨头被咀嚼的声音

  为了能顺利毕业,林暮每节课都是拖着病恹恹的身体去的。已经过了近一个月了,身体总是不见得好,上医院查也没查出来,只是说劳累过度才使得全身无力。

  找到了那阴媒,林暮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你说你晚上能听见一种骇人的声音。是真的?阴媒一下子抓住了重点,问道。

  不然呢?林暮没好气的回答道。

  阴媒细细的想了起来,再看看林暮现在的样子一惊。

  这可不是他想救就能救的了

  你你快滚!快滚!那阴媒快步走开,边走嘴里便囔囔这什么完了

  回了宿舍,林暮感觉就感觉自己的双腿快废了,连再走一步的力气也没有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倒头就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就,林暮依稀听见了舍友的声音但眼皮实在是抬不起来索性就继续睡了。

  半晌,舍友的声音慢慢消失了。原本躺在铺上的林暮突然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被一只手硬生生地拔出来似的,声带好像是破了似的发不出声音,连四肢都无法动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模糊的视线中,林暮好像看到了个狰狞的面孔,那空空的眼洞流着鲜红的血液,皮肤的表面不断流着腥臭的脓水,腐烂的双手正在林暮的肚子里翻倒,感受到林暮惧怕的视线后机械的把头转到了他的方向,咧嘴一笑,几块肉伴随着不断蠕动的蛆掉落在地上。

  又掉了。每次来找你的时候它老是掉,耽误了些事,不过,这次不管了

  猛地,林暮的肠子被拽了出来,那鬼又是一笑,慢慢的把肠子放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又可以吃东西了

  紧接着腐烂的双手又移向林暮的眼睛。

  不要不要

  又是一个夜晚,同样的声音,还是一样的玉珠。林暮咧嘴一笑,原来人的骨头那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