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生活常识 >  » 正文

【【图】日本红灯区里的中国嫖客 妓女全裸与嫖客性交服】日本飞田服务怎么样

日本红灯区里的中国嫖客不受欢迎,有钱都不赚,这是为何呢?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日本,东京,歌舞伎町,被称为亚洲最大的红灯区之一,这里由夜总会,牛郎店,居酒屋,电玩城,KTV等琳琅满目各种各样的店面组成。

【图】日本红灯区里的中国嫖客 妓女全裸与嫖客性交服

食色。性也!提起日本的色情事业,好多人都会装作害羞的样子又特别好奇。可你知道日本小姐不为外国人服务吗?日本红灯区里的中国嫖客不受日本小姐欢迎,这完全是和历史和礼貌有关。

【图】日本红灯区里的中国嫖客 妓女全裸与嫖客性交服

有一名网友记述了自己在日本红灯区的见闻:“门口拉皮条的日本男人原本是把我当成了日本人,但一听我讲英语,即刻用蹩脚的英语对我说:‘本店不接待!’。这怎么可能?

【图】日本红灯区里的中国嫖客 妓女全裸与嫖客性交服

真的是有钱不想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从街头一直走到街尾,挨门挨户把类似的店,一路问了下来,问到最后一家,我终于死心了:没戏,都不让我进去。”

【图】日本红灯区里的中国嫖客 妓女全裸与嫖客性交服

曾经是日本传统红灯区之一的东京新宿歌舞伎一番町,如今变成了中国籍小姐们集体拉客之地。这在日本也是公开的秘密。每逢夜幕降临,她们在街上操着熟练的日本语拉客。生活所迫是许多在日女同胞从事风俗业的主要原因,其中又以女留学生为多。有在日华人在博客上甚至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形容歌舞伎町中国小姐人数之多。到歌舞伎町可以找到中国小姐,这在日本已不是什么秘密。

【图】日本红灯区里的中国嫖客 妓女全裸与嫖客性交服

日本色情场所的工作人员都是社会的底层,文化修养有限,除了日本语之外极少有懂外国语的。加上日本民间其实有一种“怕”外国人的心理,这种“怕”其实是不了解,加上语言不通,这就让日本色情场所形成了一个默认的行规:只招待本国人,不招待外国人。这是普遍的行规。

【图】日本红灯区里的中国嫖客 妓女全裸与嫖客性交服

当然,也会有例外的。一些高级的夜总会也会抛开了国家的界限,接纳前去消费的外国人。

风俗店在日本非常多,而且形形色色,外国人很难辨认。还有就是日本的风俗店都有时间限制,有20分钟也有30分钟,还有45分钟的,有些名称上还有叫法,如,金套餐,银套餐,白金套餐等等,语言不通说不明白很让人头痛。

碰到一些对日语一知半解的外国人更是如此,以为你听懂了但结果还是没听懂,超时了不肯走,或者说好不让做真的却听不懂,以为自己受骗了,要霸王硬上弓,和店里发生摩擦。

日本的色情行业大多背靠黑社会势力,这些黑社会的“老大”们也经常提醒妓女,对中国人“不要客气”。一位日本妓女就曾经说过,中国人对日本的妓女怀有“不安”或“报复”的心理。这句话可以这样理解,似乎因为有了那段不堪的历史,中国人在面对日本妓女时,表现出来的就是“日本女人就是用来上”的一种心态。因此日本妓女对中国人往往有防范心理,不愿接待。

能到国外旅游并热衷流连当地的色情场所,这样的旅游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有一张暴发户的嘴脸,“老子有钱谁怕谁”!其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对色情场所的从业者极大的不尊。

一位导游就说,一位国人被当地警署的传唤,原因是这位国人对日本妓女实施污辱性、不人道的行为遭投诉。因为在日本色情场所也划分有“级别”,根据级别不同分为观赏、抚摸、性爱甚至虐待等,入乡不随俗,遭投诉也是自然。

与其他国家不同,在日本,有许多妓女年龄都不轻了,甚至30岁以上的女性还担当主要的角色,这大概是日本色情行业的一种独特现象,这与日本的国情和民俗传统等有着密切的关系。

因此,中国人来到日本色情场所,对中国人眼中的“年老色衰”的日本妓女表现出极大的反感,这也让日本的妓女对中国人产生了隔阂,一些中国人似乎花钱没有寻到开心,对一些妓女的“色相”横加指责。

一名日本妓女在接受日本杂志采访时说,中国男人经常携带计算机到妓院,向妓女播放AV录像,然后要求提供同样的服务,还要求提供“女体盛”服务(即在裸女身上吃寿司)。中国人也缺乏适当礼貌,尽管有标示清楚说明禁止照相,他们坚持要拍下服务过程。

中国人也不知道收费制度,他们以为入场费(通常是1.5万日元,约1142港元)就是全部收费,因此再要支付3万日元的“侍浴”服务费时,便大发雷霆。

不过,近几年全球经济形势不好,日本本地经济也下滑严重,红灯区开始慢慢接纳中国人。彰说外国人被日本性产业以诚待客的理念所深深吸引。“从外国游客的角度来看,日本妇女既顺从又安静。”

男性娱乐期刊《我的旅程》编辑生驹彰说日本的风俗店近几年因为价格下跌承受打击严重,不过硬是被外国游客激增这个利好趋势扶了一把。“大牌的连锁店占据了主要市场,中小规模的店子苦苦在萎缩的市场里占据一席。但是这个时候,外国人来救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