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灵异求助 >  » 正文

死过人的房间可以住吗 [住进死过人的房间以后]

  陈生在城市最边缘的楼区租了一套房子,不是因为这里清净安宁,也不是因为室内装修精致风雅,完全是因为刚毕业的他囊中羞涩,这处离他工作地点跨了小半个城市的房子价位低的离谱,刚好符合他的条件。

  这房子在三楼,不高也不矮,在没有电梯的楼区里走上去也不会累。陈生作为新入职的员工,在试用期内自然是想好好表现,得以留在公司发展,加班加点已经成了他最近的工作常态,往往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

  这天,陈生加班到很晚,到楼下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他拖着疲劳的身体,手里拿着夜间路边摊买的小吃,步履沉重的走上楼梯。

  这栋楼建立于九十年代,说老不老,说新不新。陈生一踏进楼道里就发现,声控灯坏了。

  他用力的拍了两下手,灯光还是没有如他所希望那般亮起来,他叹了口气,手扶着楼梯扶手,小心翼翼的向上走着。

  大概到了二楼的位置,陈生扶着的楼梯扶手上出现了黏黏的液体,他摸着黑在手里捻了捻,一股恶心感从胃里涌了出来,他心里大呼倒霉,只好扶着墙壁向上走去,就在他即将到家的时候,脚下却被狠狠地绊了一脚,陈生拿出手机借着灯光一看,平整的地面上却是什么也没有。

  真是倒霉。

  陈生揉了揉摔疼了的膝盖,将地上散落的小吃捡了起来,还好有塑料袋包裹着,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屋却发现室内开着灯。

  难道是忘记关灯了吗?

  陈生脱下衣服扔在沙发上,赫然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殷红的鲜血!他吓得倒退一步,立刻就想到了楼道里楼梯扶手上那黏黏的液体。

  难道是不会的,一定是什么红色的颜料,陈生立刻洗净了双手,他实在没有勇气出去一看究竟,桌子上的小吃他一口也没有动,匆匆洗漱过后就上床休息了。

  这一晚,陈生睡得很不安稳,耳边总像是有人在交谈,还有很多细碎的声音,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

  遭了,要迟到了!

  陈生连忙起床,快速收拾一番,正准备出门的他随意瞥了一眼客厅,却愣住了。

  昨晚他拿回来的小吃不见了,桌子下的垃圾桶里还看得见小吃的包装袋,而地板上,隐约可见一只小小的手掌印,陈生狠狠的呼了一口气,快步跑了出去。

  在楼道里,他几乎是两步并一步,很快就冲出了楼道,还好,没有看见什么类似于红色的液体。

  陈生住进这房子之前是有做过心理准备的,虽然是地处偏僻的楼区,但这么好的环境与精致的装修也不可能开出那么低的价位,这其中一定会有什么问题,在他的了解下得知,这房子里,出过一桩惨案。

  一家三口是这栋房子的上一任租户,却在一个夜晚被全数杀掉了,小孩的尸体被挂在楼梯上,鲜血一直流到了二楼,孩子母亲的尸体横在门外,而那男人的,却是在客厅里,脖子都几乎被砍断了,这桩案子悬而未破,而这房子,也没人再敢住进来。

  因为一直不太相信灵异事件,又苦于没钱的陈生,做了一次陈大胆,没有太多考虑就搬了进来,现在,他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他在公交车上打电话给房东,却被明确告知不会退房租与押金,陈生心中无奈,下班之后,他早早的回到了家,又早早的睡下,期望自己什么也听不见。

  只是,他未能如愿以偿。

  半夜,陈生猛然间醒来,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他僵硬的坐了起来,很快,就走向了厨房。

  不,不能动了陈生心里十分惊恐,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拿起一把锋利的菜刀,却什么也做不到动不了,只能任凭身体被支配。

  菜刀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抹上自己的脖子,他缓缓的向卧室走去,小心翼翼的像一只偷腥的猫儿。

  卧室里面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在他的床上,有两个人正在熟睡,是一对夫妻。

  他手里的菜刀缓缓举起,猛然砍向睡梦中的男人!

  鲜血飙了出来,旁边的女人蓦然惊醒,她疯狂的推开陈生,跑向另一个房间里将小孩子抱了出来,发疯一样的向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