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灵异视频 >  » 正文

守陵人张晋 [守陵人]

  在澴河往南一带有个古老的村庄,依山傍水,地势踞虎盘龙,唯一不足的是村子人口少占地面积小一眼望去就只有两条弯弯曲曲铺着青石板的小路,而大多数铺面的房梁上都吊着白灯笼挂着寿屋的牌匾,街道尽头的那间破屋就是村子的义庄,再往前就是高耸的大山山下一大片全是墓园,葬在墓园的人从清朝初期开始至今不计其数,而住在这里的村民世代都以看守陵墓或者贩卖寿物为生,百年来村子恐怖的传闻流传至今,外人对村子都心怀着畏惧除了送到这里的尸体络绎不绝外,很少有人来这里玩山游水,而我的家族也是世世代代生活这里,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听村里的老辈人说是被河里的水鬼捉去做替身了,从小我就跟我爹相依为命,家里世代都是看守义庄的,所以我见过的死人甚至比活人还多,只不过前几年我爹肺痨缠身痛苦的托了大半年,最后还是没见着我娶媳妇就撒手归西了。族长见我一下子变成没爹没娘的孩子,便和大伙协商让我去看守山下的那片墓园,也就是在去了那儿之后我才从老一辈的守墓人口中得知原来村子曾经发生过一件惊天动地的恐怖事儿。

  清朝末期1840年全国各地义士发起反鸦片战争,官兵大肆灭义军,致使各地死伤无数,民不聊生,当时在村子周边尸横遍野,官府下令不许家人为其收尸,未免尸体腐烂传播瘟疫只能在村子挖坑掩埋,好歹是让这些起义惨死的人入土为安了。

  在这堆被杀的死尸里有一名叫贾氏是镇上有名的首富独子,据说是留洋回来后不顾家里人反对加入了起义军,被官兵乱刀砍死,死的相当残忍,家里人不敢将他葬进祖坟,只好向上面的官员贿赂找到村里的族长要求找块好地,将他儿子单独立碑厚葬,族长便安排了两个年轻人在一堆死尸里翻找着贾氏的尸体,贾老爷见自己的儿子死无完尸便吩咐族长将他儿子抬进义庄找人将断裂的头颅和手臂缝好穿戴整齐在入棺,自己便回府把所有家眷都叫来送他儿子上路。

  据说当时场面特别大,整个义庄门口站满了贾家的人,地上随处可见的冥币,而贾氏的棺材也是上等的檀香木,站在老远都能闻见香味,身上的穿戴更是玲琅满目,光玉扳指就戴满十个手指头,腰间的玉佩更是价值不菲,最让人垂涎得还是贾老爷把自己的传家之宝舍利子含在了贾氏的嘴里,希望他儿子死后能登仙列。但事情说也奇怪,本来在众人探灵的时候贾氏的嘴唇都紧紧闭合着,可没想到就在大伙准备盖棺的时候发现他的嘴张的特别大,就像在和谁说话一样,吓得贾老爷赶忙吩咐下人上前将嘴给闭上,下葬的墓坑原本也没多远的路程,但抬棺材的四个年轻人却足足走了半个时辰,等到了墓地个个都是大汗淋漓瘫坐在地上,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有人说是贾氏死不瞑目,也有人说贾老爷定是将自己的金银财宝全都放进了棺材。

  贾氏下葬后,贾家人怕村里有人盗他儿子墓派了几个家丁足足守了半个月,直到官府下令将贾家所有人以勾结义匪反清的罪名关入大牢,看守的家丁才落荒而逃。

  这天夜里月亮特阴暗,山里狂风怒吼,眼看暴雨袭来,看守墓地的人在墓园巡视了一圈便早早回了家,就在守墓人刚走一会儿,墓园的石碑后面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便闪了出来直奔刚葬不久的贾氏坟前,拿起手中的铁楸便开始挖了起来,天越来越暗,乌云很开遮住了暗淡的月光,远处零散的火光忽暗忽明,乌鸦站在凸起的坟堆上..哇哇...悲鸣着。

  很快,贾氏的棺木就被挖了出来,墓碑歪斜的倒在地上,几个黑影站在棺木旁小声的嘀咕着合计着怎么抬起棺盖 。瘦高的黑影骂骂咧咧的对身旁的人说道你们说这贾家老爷子真他娘的精明,知道自己要被抄家底儿,他奶奶地到底藏了多少金银珠宝在他儿子棺材啊!

  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揭棺盖,就在贾氏的棺盖刚打开,顿时一阵狂风袭来,卷起砂石漫天飞扬,夜空中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吓得几个掘墓的黑影踉跄摔倒,借着闪电的光亮黑影们朝着贾氏的棺内望去,只见贾氏嘴里的舍利子一闪一闪发着金光,尸骨周围的金沙堆的满满的,几个人带着满身的泥土冲到棺材旁捧起闪闪的金沙嘴里不停地发出兴奋的笑声.......只见他们将棺材里的金银珠宝全部拿出足足装了满满两大袋,临走时瘦高的黑影又朝着贾氏骂道他 妈 的,一个死人要什么宝贝,不如给老子得了,说着边伸手去掰贾氏的嘴。

  突然一道闪电疾风劈来直直的击中贾氏的身体,嘴中的舍利在尺波电射的冲击滑落进腹中,忽然贾氏砰的一声跳了起来,直直的站在棺材里,眼睛猛地的睁开,眼珠随着尸体的腐烂一阵泛白,空洞的望着眼前的黑影,腾空跃起将黑大汉扑倒在地,嘴里一阵撕咬,疯狂的吸允着鲜血,大汉使劲的挣扎着,没几下便不再动弹,站在一旁的另外几个此时早已吓得腿脚直哆嗦,两只脚陷在原地动弹不得,小便顺子雨水从裤裆流了下来,见贾氏起身将头颅扭动着朝着他们这边跳了过来,矮的黑影急的哇哇乱喊,吓得晕了过去,瘦高的黑影见贾氏正低着头吸着晕死的同伙得血便扔下手中的财宝,拼了命地往前狂奔,满地的稀泥让他步履维艰,脚上一滑重重的摔在坟堆上又急忙爬了起来,望着身后步步逼近的贾氏,此时的他顾不得腿上的伤,一瘸一拐的朝墓园外逃去,直到跳进河里才捡了一条命回来。

  次日,守墓人在贾氏被挖的坟地旁发现了两具尸体,死状非常恐怖,全身到处都被抓裂体无完肤,更诡异的是两人身上的血都被吸干了,整个皮囊就像一副木偶。而贾氏的尸体也不翼而飞,那些原本散落的金银珠宝随着暴雨冲唰着泥土深深的埋在了地底下。

  当时这件事闹闹的全镇沸沸扬扬的,无人不晓,从此以后村里就流出了很多恐怖的传闻 ,至今都没人敢夜里单独去墓地,这个故事也是在我当了守陵人之后上一位离开的老人告诉我的,临走时他千叮万嘱咐我,千万不要在夜里一个人去墓地,看着他一瘸一拐的身影,我心里有那么一刻甚至觉得他会不会就是当年掘墓逃走的那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