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灵异图片 >  » 正文

[狗二蛋的鬼媳妇]歪歪里的二蛋的媳妇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狗二蛋从年纪小小的儿童到现在的中年男子,一直在为家里的生活努力着。白天起了了大早去卖菜,中午到各个学校口贩卖零食,晚上就跑到餐厅给人当清洁。

  狗二蛋长的不好看,他一米五的个子,脸上坑坑洼洼的都是痘印迹。

  媒人婆介绍好几家的相亲对象,每个女的一看到狗二蛋的模样,吓得魂都没了。什么淑女形象的都抛之脑后,惊慌失措的跟见了鬼死的从狗二蛋家里跑出。

  留下狗二蛋跟媒人尴尬的四目相对。

  快四十岁的人了,狗二蛋的父母都快急死了。几番看对象下来,媒人也不接狗二蛋家的生意了。

  都明白,像狗二蛋那副样子,实在是很难找到愿意嫁给她的女子,干脆不介绍,省的在明知赔本的生意上浪费表情。

  他知道自己的样貌不如别人,虽然表面上说不急不急,但看到跟自己同个年纪的很多的人都结婚生子了,有的小孩都快上初中了,自己却还是孤身一人,心里难免会觉得悲哀。

  狗二蛋的良心很好,对街坊对邻居,平时一有什么事,他都是第一个到场的。

  哪家的老人归西了,他都会尽上自己的一份力去帮助别人。

  尽管很多媒人都想着尽自己的能力去凑合他这段婚姻,无奈是缘分不到,每次的相亲都没有好的结果。

  他觉得没有媳妇也就算了吧,反正自己也可以过,不也就少了一个伴么。

  狗二蛋的房子比较偏僻,一出去和回来都要经过一座小山坡。小山坡的大小不是很大,但是上面却放着不少的骨灰坛,还有一些是没有家人认领的尸骨从骨灰坛里散落出来,有的坛子已经开裂了。边上的枯树在这种地方衬托下,显得更加的诡异阴森。

  一天夜里,乌云盖月,少了月光的照亮,狗二蛋走的有点吃力。农村的地方都是一些泥土路,加上没有月光,不小心走的话很容易一脚踩空摔倒的。

  经过小山坡,狗二蛋在心里念着佛经,明明平时几分钟就可以走完的路程,却好像很长。

  狗二蛋心里一惊,看来这回是遇上了鬼打墙了。狗二蛋低着头,加速了脚步。

  身后哎哟!一声,转身跟不转身在心里纠结了好久,狗二蛋还是决定转身。如果是人的话,是狗二蛋最开心不过了,这样就证明自己没有遇上鬼。假如假如遇上的是鬼,那他也认了,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狗二蛋看到一个女子蹲在那里捂着脚,年龄看起来大约在20岁左右。狗二蛋赶忙跑上去,这可不好,一个女孩子三更半夜的在荒山野岭的,她家人找不到的话肯定是担心死的。

  狗二蛋走上前去,关心问道:小姑娘,你三更半夜的怎么呆在这里,快快回家吧。

  女子抬起头,那娇容直叫人怜惜,她眼眶里挂着泪,泪光粼粼,可怜楚楚道:大哥,不是我不想回去,我刚拐到脚了,现在疼的站不起身来了。

  眼看气温越来越低,坐在地上的女孩子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衫,狗二蛋背对着她蹲下身子:小姑娘,如果你不介意就上来吧,我背你回家。

  女孩子道谢过后,爬上狗二蛋的背,一路上走着,狗二蛋都感觉不到背后的重量。好像自己背着空气,他狐疑的转过头,刚好碰上了女孩子的眼神,赶紧收回视线继续走路。

  一路上静悄悄,两人都没对话,终于女孩子打破安静:大哥,你也回去这么晚家人不担心你么,你媳妇儿不说你么。

  狗二蛋笑道有点尴尬,如果自己有媳妇,他肯定早早就归家的。

  我没有媳妇,他们都嫌我丑,咱家自己丑,自己要自量,总不能强迫人家姑娘跟我一起,那还不是害了别人么。

  说不到几句话,很快来到了一个户人家的门边上,放下女孩子,狗二蛋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回想起刚才她的眼光,心里如小鹿乱撞的澎湃,假若自己还不走,估计一会羞得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第二天,许久不见得刘媒婆嬉皮笑脸的扇着扇子,春风满面的来到狗二蛋的家里,说是有一家人家准备跟狗二蛋谈谈亲事,如果狗二蛋的家人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定下来了。

  听到刘媒婆说的,狗二蛋的父母喜出望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饭都不用吃了,马上让刘媒婆坐下,连连答应下来,想到自己30来岁的儿子终于娶到了媳妇能不开心么!

  狗二蛋的婚礼没有铺张,就是简单的把人娶回家里,拜天地,喝了交杯酒后,一切从简。

  父母都自家的媳妇都十分满意,他们虽然想不通长得美若天仙的女子为何会嫁给自己其貌不扬的儿子,自己家也不富裕,肯定是老天终于开眼,给赐的媳妇。

  从娶了媳妇之后,狗二蛋家就出名了,一天到晚有事没事就往狗二蛋家里凑热闹。主要原因是大家都知道了狗二蛋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而狗二蛋的身高跟外表也逐渐发生了变化,谁能想象的出来30来岁的人,才开始了第二次的发育,狗二蛋从一米五的身高逐渐朝一米七的方向发展。脸上坑坑洼洼的皮肤的平滑了许多,结婚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一次魅力的褪变。

  大家都开始称赞起狗二蛋的媳妇,说是因为他娶到了这个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从矮穷挫到高俊帅的过程不过用了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经过父母同意,狗二蛋的媳妇给他换了个名字,以他金为姓的,帮他取名金正康,狗二蛋的身边也越多的娇容女子靠近。

  而自己的媳妇却不以为然,整天笑脸盈盈的,看着狗二蛋有女子围绕着她也不生气。

  直到有一天媳妇突然消失了,狗二蛋才跑到媳妇之前跟自己说过的娘家位置,那个地方正是上次半夜背着女子回来的地方,竹子围起来的护栏的里头一个坟墓赫然的出现在眼前,墓碑上的名字正是自己的媳妇:安小柔。

  作者寄语:鬼媳妇有人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