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灵异图片 >  » 正文

【【图】女性的占有欲:“宝钗扑蝶”的起因和寓意分析】

“宝钗扑蝶”是《红楼梦》的名场面之一,出自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前奏:

且说宝钗、迎春、探春、惜春、李纨、凤姐【庚辰眉批:不写凤姐随大众一笔,见红玉一段则认为泛文矣。何一丝不漏若此。畸笏。】等并巧姐、大姐、香菱与众丫鬟们在园内玩耍,独不见林黛玉。迎春因说道:“林妹妹怎么不见?好个懒丫头!这会子还睡觉不成?”宝钗道:“你们等着,我去闹了他来。”说着便丢下了众人,一直往潇湘馆来。正走着,只见文官等十二个女孩子也来了,【庚辰侧批:一人不漏。】上来问了好,说了一回闲话。宝钗回身指道:“他们都在那里呢,你们找他们去罢。我叫林姑娘去就来。”说着便逶迤往潇湘馆来。【甲戌侧批:安插一处,好写一处,正一张口难说两家话也。】忽然抬头见宝玉进去了,宝钗便站住低头想了想:宝玉和林黛玉是从小儿一处长大,他兄妹间多有不避嫌疑之处,嘲笑喜怒无常;【庚辰侧批:道尽二玉连日事。】况且林黛玉素习猜忌,好弄小性儿的。此刻自己也跟了进去,一则宝玉不便,二则黛玉嫌疑。【甲戌侧批:道尽黛玉每每小性,全不在宝钗身上。】罢了,倒是回来的妙。想毕抽身回来。

薛宝钗和众姐妹以及众丫鬟在园子里玩耍,迎春发现黛玉没来,问了一句;宝钗就自告奋勇要把黛玉“闹来”,只不过快走到潇湘馆的时候,恰巧碰到宝玉去跟黛玉“例行请安”,宝钗为了避免黛玉猜忌、使小性子,也为了宝玉的心情,就打消了叫黛玉来玩耍的主意。从这个“前奏”我们可以看出,宝钗已经摸清了黛玉的性格,也知道贾宝玉对林黛玉的感情,而这位无书不读的宝姑娘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宝玉和黛玉从小耳鬓厮磨,“不避嫌疑”的尺度是比较大的,宝姑娘看在眼里:

【图】女性的占有欲:“宝钗扑蝶”的起因和寓意分析

静日玉生香

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道:“你既要在这里,那边去老老实实的坐着,咱们说话儿。”宝玉道:“我也歪着。”黛玉道:“你就歪着。”宝玉道:“没有枕头,咱们在一个枕头上。” 黛玉道:“放屁!外面不是枕头?拿一个来枕着。”

说着,将自己枕的推与宝玉,又起身将自己的再拿了一个来,自己枕了,二人对面躺下。

黛玉听了,翻身爬起来,按着宝玉笑道:“我把你烂了嘴的!我就知道你是编我呢。”说着,便拧的宝玉连连央告,说:“好妹妹,饶我罢,再不敢了!我因为闻你香,忽然想起这个故典来。”黛玉笑道:“饶骂了人,还说是故典呢。”

一语未了,只见宝钗走来,【庚辰双行夹批:妙!】笑问:“谁说故典呢?我也听听。”黛玉忙让坐,笑道:“你瞧瞧,有谁!他饶骂了人,还说是故典。”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你没有看错,薛宝钗走进房间的时候,宝玉和黛玉还在床上玩闹,宝玉被黛玉按着拧,这一切薛宝钗看在眼里。

黛玉爱耍小性子的事情多不胜数,而且只要宝玉、宝钗、黛玉三人在场,黛玉的小性子就更加爱耍、说话就更不给宝玉、宝钗面子,直接了当地表达了自己对宝钗的抵触,之后必然又要闹脾气,要宝玉去哄才能哄好。

【图】女性的占有欲:“宝钗扑蝶”的起因和寓意分析

黛玉半含酸

一语未了,忽听外面人说:“林姑娘来了。”【甲戌侧批:紧处愈紧,密不容针之文。】话犹未了,林黛玉已摇摇【甲戌侧批:二字画出身份。】的走了进来,一见了宝玉,便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宝玉等忙起身笑让坐,宝钗因笑道:“这话怎么说?”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宝钗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

可巧【甲戌侧批:又用此二字。】黛玉的小丫鬟雪雁走来与黛玉送小手炉,黛玉因含笑问他:“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了我!” 黛玉一面接了,抱在怀中,笑道:“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

(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小时候读红楼只知道,黛玉爱宝玉,宝姑娘大度,黛玉喜欢吃醋,宝钗处处让着她;而三人之间的言语也没有细细品味。现今看了,方觉得黛玉的可爱之处!就譬如这段描写,黛玉因为宝钗劝了一句不要喝冷酒的话,就说了这么一通,娇俏吃醋的女孩儿形象跃然纸上。

薛宝钗知道宝玉和黛玉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加之她又长黛玉两岁,又是读过“不正经”的《元人百种》之类的书,也听过不少戏文,我相信她已经知道宝玉和黛玉之间的感情已经不是亲密这么简单,而是男女之情。而宝钗对宝玉,应该也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再宝玉挨打时忘情说出心疼的话语,也不会不顾女孩儿的矜持,而“羞笼红麝串”;宝钗自己论美貌、才学基本不让林黛玉,而且在“敏探春兴利除弊事,识宝钗小惠全大体”这一回中,也能看出宝钗具有比较优秀的管理家务和下人的才能;当然这也是不难猜的,薛宝钗的哥哥是个纨绔子弟,到第七十九回才取了管家奶奶夏金桂,这之前,薛家的大小事务自然要靠薛姨妈、宝钗母女两人完成,当然,夏金桂来了之后,薛家更要靠薛宝钗;所以,薛宝钗的管家才能绝对不错。

而薛家进京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完成金玉良缘,宝钗自己也知道,她的婚姻只能落在贾宝玉身上;而薛姨妈甚至跟王夫人探讨过“宝钗和宝玉”的婚事:

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 等语,【甲戌侧批:此处表明以后二宝文章,宜换眼看。】所以总远着宝玉。(第二十八回)

有很多研究者指出,薛姨妈是在说谎,金锁不是和尚给的,而是自己打造的,证据是薛宝钗的金锁不是什么珍奇异宝,而是需要时不时“炸一炸”的俗物;但是笔者认为,薛姨妈也不算完全说谎,金锁虽然不是和尚给的,但是金锁上的八个字却真的是和尚给的!

宝玉看了,也念了两遍,又念自己的两遍,因笑问:“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甲戌双行夹批:余亦谓是一对,不知干支中四注八字可与卿亦对否?甲戌眉批:花看半开,酒饮微醉,此文字是也。】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和尚在幻境中作如此勾当,亦属多事。】宝钗不待说完,便嗔他不去倒茶,一面又问宝玉从那里来。(第八回)

所以,宝钗的金锁虽然是人工打造的,但是上头的八个字“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却真的是和尚所赠;《红楼梦》中的一僧一道干的事情比较多,治病救人(贾瑞、宝玉、王熙凤)、开药方(薛宝钗)、保媒拉纤(金玉缘)、度人出家(香菱、柳湘莲、甄士隐等等,大多没成功);这里之所以给薛宝钗这“八个字” 大概指明宝钗命运的走向,不管金玉良缘能不能成功,会不会是一场婚姻悲剧,和尚才不管,因为这个事情就是命运的安排。

这段文字里,如果宝钗不立刻打断,大概莺儿就会脱口而出:“碰到有玉的才可结为婚姻”,那么场面就尴尬了。

说多了,现在回到“宝钗扑蝶”一事,薛宝钗离开潇湘馆后,路上发现了一对“玉色”蝴蝶,她看到了,想扑来玩耍:

刚要寻别的姊妹去,忽见前面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甲戌侧批:可是一味知书识礼女夫子行止?写宝钗无不相宜。】只见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穿花度柳,将欲过河去了。倒引的宝钗蹑手蹑脚的,一直跟到池中滴翠亭上,香汗淋漓,娇喘细细。 (第二十七回)

【图】女性的占有欲:“宝钗扑蝶”的起因和寓意分析

宝钗扑蝶

红楼研究者大多都会认同,这一对“大如团扇”的“玉色蝴蝶 ”喻指的就是宝玉和黛玉,二蝶“迎风翩跹”喻指宝黛爱情甜蜜;所以扑蝶的薛宝钗则是喻指妨碍宝黛“木石姻缘”的“第三个人”。这里我们不说薛宝钗是“第三者”,是因为宝钗作为未嫁的女儿,她有权利追求自己的爱情,她也有资本获得应该有的尊重,即使她运用自己心机和手段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作为现代人我们在诟病的同时应该也要予以理解。因为薛宝钗背负了薛家的前程了命运,而“金玉良缘”也是她自己难以摆脱的命运。

我们再思考一下,宝钗为什么扑蝶?文本中说了,是因为“有趣”,她想要扑来玩耍。

两只玉色蝴蝶,依照常情,宝钗应该只想扑来一只玩,如果她成功了,这只扑到手的蝴蝶会怎样?蝴蝶的生命力是非常脆弱的,只要被折腾折腾一般都会死亡,再也飞不起来了;宝钗会怎么玩?会不会像她对待桂花一样,“掐了桂蕊,掷向水面引的游鱼浮上来唼喋。(第三十八回)”会不会掐掉翅膀,扔到土里、水里?总之,宝钗一旦扑到其中的任何一只蝴蝶,就必然会导致另一只失去伴侣,手上的一只则会死。

所以: 宝钗扑蝶实际上隐喻两件事,占有宝玉或者毁灭黛玉。

一部红楼梦,生生死死、因缘际会都是注定的,木石姻缘未成,金玉良缘也是一场婚姻悲剧。在她们下凡历劫之前,命运的走向已经记录在三生石上,她们只会被命运牵着走向悲剧,甚至走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