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辟邪知识 >  » 正文

【午夜的姐】猫小姐午夜直播

  做人不要有恶念,勿以恶小而为之。否则,轻则失去一切,变得一无所有。严重的话,代价有可能将是你的生命!

  魏东升出狱了,10年前,因为抢劫强奸妇女,他被判处了10年有期徒刑,成为了阶下囚。经历了3600多个漫长的日夜,魏东升终于熬到了重获自由的那天。可是,出狱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老婆孩子变卖了所有的家产,离开了他。就连父母也不愿意认他这个儿子。没办法,魏东升只得在工地上出大力赚钱,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

  长期的铁窗生活,使魏东升变得自卑而麻木。他恨父母,恨妻儿,更恨这个毁掉了他人生的社会。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那个骚娘们当初勾引自己,自己也不会因为一念之差而犯下大错,该死,都他妈的该死。每当想起往事的时候,魏东升总会恨得牙根儿发痒。他没有反认真省过自己,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别人。时间一久,他的内心就变得越来越黑暗,越来越扭曲.....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劳累了一天的魏东升终于下班了,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拎着中午喝剩的拿瓶白酒,摇摇晃晃地走在大路上。天色已经很晚了,街上行人也都渐渐地散去了,只有那昏黄的路灯照耀着树木的影子,慢慢地晃动着,好像一个个潜伏在黑暗中的幽灵。

  唉,做人真累,这日子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魏东升无奈地望了望黑暗的天空,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着。走了没多久,魏东升发现,前面的路灯下停着一辆红色的出租车,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靠在车边,看样子好像是个的姐。

  这么晚了,估计是在等着拉客人吧。魏东升一边想,一边打量着女司机。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恶念玩一玩她!自从进监狱后,魏东升就再也没有碰过任何女人,内心极度饥渴的他已经难以压制住强烈的欲望了。魏东升扔掉酒瓶子,狡黠地笑了笑,慢慢走向了女司机。

  见有人来,女司机连忙迎了上来,热情地招呼道:师傅,您打车吗?要去哪儿?

  哦,去城外,走吗?

  走的,走的,您上车吧。女司机打开了车门,魏东升一屁股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女司机也迅速地坐进驾驶室,发动了车,车缓缓地开走了。

  这大半夜的,你一个女人家,开夜车不害怕吗?魏东升一边直勾勾地盯着女司机的胸部,一边心不在焉的问道。

  嗨,那能有什么办法呢?家里条件不好,老公身子骨也不行,孩子还小,用钱的地方太多了,我不趁着这时候出来赚钱,恐怕全家都得喝西北风了。女司机苦笑了一声,接着话茬问道:师傅,您呢?这么晚到城外去干嘛呢?

  哦,我,我家住在城外,今天单位加班,我没赶上夜班车.....魏东升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是吗?那您也蛮辛苦的啊。

  呵呵,不都是为了赚钱养家吗?要么,谁还愿意出来遭这份罪啊.....

  两个人随口说了几句,车里便没有声音了。女司机自顾自的开着自己的车,而魏东升则不时地用眼睛色眯眯地瞟着她。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城,不一会儿就到了郊外那片小树林附近。

  小树林四周没有路灯,也没有其他人和车辆经过。见时机已到,魏东升飞快地摸出放在衣兜里的水果刀,一把架在了女司机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道:把车给老子停下!

  师,师傅,您这是干嘛呀?女司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但为了保命,她还是老老实实地按照魏东升的要求停下了车子:师傅,让我走吧,你不是要钱吗?我把钱都给你,放了我吧!

  呵呵,放了你?魏东升贪婪的咽了几口唾沫,红着眼睛说:哥哥我不要钱,要的是你的人。蹲了10年大狱,我还没动过女人呢?说完,他脱下了外套,像条饿狼一般扑向了女司机.....

  不,不要,你这个臭流氓,快放手!女司机一边拼命地挣扎,一边大声呼救,魏东升害怕有人听到,便用手死死地掐住女司机的脖子,并把她压在身子底下。也许是掐的太用力了,女司机挣扎了没多久,就不动了。

  魏东升伸手碰了碰女司机的鼻子,发现她已经没气儿了。不过他并不紧张,对一个蹲过十年监狱的强奸犯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情。死了就死了,正好可以舒服一下呢。魏东升猥琐地笑着,慢慢地解开了女司机的衣扣,脱掉了她的衣服.....

  啊!这,这是.....当魏东升解开衣服的一刹那,他顿时吓得脸色煞白,借着惨白的月光,他看到,女司机身上,根本没有肉,全是森森的白骨,白花花的蛆虫不停地在骨缝的空隙中钻进钻出,看起来异常恐怖!

  魏东升感觉胃里一阵恶心,他明白自己撞了邪,来不及多想,他打开车门就要往外面跑,却不料背后伸出了一双冰凉的手,猛地抓住了他的衣袖。

  魏东升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发现女司机正坐在他的背后,冷冷的笑着,瞳孔里闪着像鲜血一般的红色异光。

  啊,你,你......魏东升吓得面如土色。女司机诡异地笑了几声,忽然愤怒地吼道: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抢了我的钱,玩了我的人,最后还把我抛尸在这荒无人烟的坟地里,我恨,我恨啊!你们都该死,都该死!说完,她狠狠一使劲,把魏东升拉进了车里。片刻之后,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暗夜的寂静.....

  第二天清晨,几个下夜班的工人路过小树林的时候,发现树林外停着一辆很大的纸车,车里坐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已经死去了。警方勘查现场后,发现该人系本市居民魏东升,有强奸犯罪前科,但死因不得而知,因为命案现场除了这辆诡异的红色纸车,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好像从来没有其他人来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