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时事新闻 >  » 正文

【死过人的屋子】死过人的房子的禁忌

  梦,人为什么会做梦?有些人记得梦见了什么,有些人梦过后便不记得。古人发明了周公解梦,现代人用心理学去解释。但是,有些梦,永远没法解释。

  啊! 熟睡中的我被弄醒,小冉又做噩梦了,然而对于这种事情,我早已经习惯了。轻轻拍打她的后背,说些安慰的话。对这一切我早已习以为常,似乎是上个月,几乎每天都会遇到相同的情况。不知过了多久,我轻轻地从床上下来,生怕惊扰到好不容易才睡着的小冉。我嘚嘚瑟瑟地穿上拖鞋,唉,自从上个月搬到这个新租的房子里就没得好,我愈发怀疑这个房子有问题了。破旧的门窗,仿佛文革时期的老房子一般。上过厕所后,我回到了卧室,躺在了古旧的木床上。

  出门在外,我和小冉成了彼此唯一的依靠,想到自从出门我们就一起吃各种苦,租着廉价但是环境极差的房子,心中不禁充满对小冉的愧疚。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让人无力反抗,只能妥协。恍惚之间我听见了小冉的惊叫,我想醒来安慰她,可是我怎么也醒不来。我试图再一次醒来,无论我如何尝试,都只感觉如同山一般的重量压在我身上。我呼吸急促,试图让自己醒过来,耳边还不停回荡着小冉的呼喊。陈卓!陈卓!似乎是小冉摇醒了我。马上就要迟到了,还睡!我一激灵,赶忙掏出手机,都已经七点了。从我们租的房子到我现在的公司至少也要一个多小时啊,刚忙下楼,一天的忙碌又开始了。

  老公,我昨天又做了那个梦,怎么办啊?正当我对手头的工作一筹莫展之时,小冉的头像在电脑右下角跳了出来。没事,你就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今天晚上咱们出去吃点好的,再走走就好了。似乎这招安慰屡试不爽。好,那我要吃周记的糖醋排骨!这丫头,真是让人说不出话来,女人,变脸就是快。好!等我下班的吧,我这边还有点工作,先不说了,么么哒。相对于工作,聊天这种事情我只能应付了事。么么哒!在发完这条信息之后小冉的头像也安静了下来。一天的工作很快就过去,我的工作往往如此,忙的时候忙到死,闲的时候闲到疯,所以每天的时间过得都很快。

  走吧。我拉起了小冉的手,小冉满足地挎住了我的胳膊。两个人直奔周记面馆。这家面馆很小,但是味道确实出奇的好,面馆是由一个老大爷和他的老伴经营的。

  大爷,两碗羊杂面一叠糖醋排骨。我走到了柜台前,轻声地说道,职业的原因,我一直对谁都很客气。好嘞,葱花香菜照旧么?大爷习惯性地问了一句。照旧。我拿了两双筷子回到了座位上。

  不一会,面和排骨的香味就让我食指大动。哈哈,年轻真好啊,小伙子,你们住在这附近吧?大爷一边抽着烟,一边递给了我一头蒜。嗯,我们就住前面的三号楼。我接过大蒜,礼貌性地答道,然而我并不吃蒜。三号楼啊?那可是很老的一栋楼了。老大爷眯着眼,若有所思地说。您知道一些关于三号楼的事么? 小冉在一旁急切地问道。三号楼啊?老大爷看了看我,看了看坐在我对面的小冉。

  三号楼没什么事,不过那个楼经常有小偷,我看你们是新搬进去的吧?大妈从厨房走了出来,看了老大爷一眼便和我们非常不友善地说道。恩,我们租的房子,就在二楼口的四楼,刚一个月。我尴尬地答道。如果是租的房子最好就不要租了,过了这段时间就换地方吧,那地方,贼太多。大妈先是一愣,之后恢复了正常的语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嗯,环境太差了,还有点瘆的慌。我吞着口中的面,若无其事地说道。自从住进去,觉都睡不好。小冉抱怨道。小姑娘,我看你身子很弱,来,吃点蒜,对身体好。老大爷说完又拿来了一些蒜。小冉一向不吃大蒜,但这次迫于礼貌,便吃了一小瓣。我似乎察觉到了这对老夫妻有什么不对,但是又不好意思问。

  吃完饭后,我们在附近的超市逛了逛便回家了。打开门,扑面的压抑感就让人感到无奈,真后悔当时为什么选择租了这个地方。洗漱过后两个人看了一会电视剧小冉就睡下了,而我,自然习惯性地晚睡一些。一来,可以看看自己喜欢的节目,二来,我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天安慰小冉睡觉。

  十二点了,看来小冉并没有做噩梦,我洗了把脸也准备睡了。就在我洗脸的时候,依稀感觉卧室里面有动静,是一声女人的轻叹。小冉又做噩梦了?我赶忙回到卧室,小冉睡得好好的。我钻进了被子,塞了耳机也准备睡了。

  吱嘎,吱嘎,吱嘎。屋顶的老式吊灯在吱嘎地响着,屋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叮叮当当的声音。我看了看身边的小冉,不对!小冉什么时候不见了,而外面的声音明摆着就是两个人的声音!我赶忙起身,担心小冉的安危的我再也顾不上什么害怕。当我走出卧室的一刹那我蒙了,因为我看到两个人正按着一个女人猛刺,那女人挣扎地爬了起来,我看到了她的脸,那人并不是小冉,她满脸满身都是血,惨白的脸颊和凹进脑骨的双眼!救救我那女人向我投来了渴望的眼神。而我愣在了原地,那两个人看到我,便向我冲了过来,一刀,两刀,三刀

  啊!我醒了过来。嘀嘀!嘀嘀!嘀嘀!闹钟响了,该上班了。我听到了洗漱的声音,看来小冉已经醒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冲向了卫生间。小冉!小冉!我急促地叫着。怎么啦?小冉嘴里含着牙刷,含糊不清地问道。你昨天晚上没做那个噩梦吧?我不依不饶地问道。没有啊,昨晚睡的出奇的好。小冉有点不解,她那失望的眼神表示仿佛希望我让她做噩梦一般。我做了那个梦我俩同时愣在了卫生间。

  下班后,我急急忙忙带着小冉去了周记面馆。大爷,那栋楼一定有什么故事吧?在大爷端了两碗面上来之后我开门见山地问道。小伙子,怎么突然这么问?大爷愣了一下,点烟的右手也不听使唤了。那里啊,你们住的是不是四楼靠右边的那个屋子?大妈接过了话。 是啊!小冉急得快哭了出来。那里死过一个女人。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一旁的小冉也当场愣住。当时有两个贼想要抢点东西,没想到突然起了色心,那女的拼命反抗,结果就被杀死了。大妈似乎记得很清楚。他们杀完人就跑了出来,正好遇见当时正要收摊回家的我和我老伴,后来警察也是在我们的帮助下还原了两个犯人的体貌特征才抓到他们的。大妈眯着眼,仿佛回忆起了当初的事情。作孽啊!之后租过那个屋子的人有两人,一个疯了,一个跳楼了,那天听完你么你住在那之后我就明白了。大爷的话让我感到来自阴曹地府的凉意。

  我看丫头的脸色一眼就明白了,她挺不住多久了,所以给了她一头蒜,希望能顶一阵子。说完大爷抽了一口烟。怪不得那天轮到我做了噩梦。我心想,原来大蒜能打发走那些脏东西。唉,你们知道了搬出来就好,别和别人说是我们告诉你的。大爷大妈默不作声地收拾了碗筷,内心无比的压抑。

  当天晚上我和小冉在旅店住下,第二天我们请了一天的假用来找新的地方。如今我们已经搬了出来,至于现在那个房子租给了谁,我就不知道了至于他会不会做那种梦,我也不得而知

  作者寄语:死过人的屋子能住么?死人也需要关心,下次打扰他们之前,记得超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