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未解之谜 >  » 正文

吸血蚊帐|蚊帐

  蚊帐,是人们夏天常常用到的防蚊神器,有了它的保护,人们不必再担心被蚊子折腾得睡不着觉。但是,蚊帐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乱用的。尤其是,那些来路不明的蚊帐

  炎热的夏季又到来了,对于孩子们来说,这是一个可以尽情玩水,放肆吃雪糕的好季节。可对于方晓茹来说,最难熬的时候也来了。体重180斤的她是最怕炎热的,温度稍微一高就会把她烤出一身肥油。更令她反感的是,晚上睡觉总会有许多蚊子嗡嗡地乱叫,叮得她浑身起包,彻夜难眠。而现在租住的这栋公寓楼偏偏又是老房子,里面又阴暗又潮湿,很容易滋生蚊虫。这才刚入夏没几天,方晓茹就已经被蚊子折腾得苦不堪言了。

  不行,得赶紧去买顶蚊帐支上!方晓茹用力地抓闹着被蚊子叮咬的又红又痒的打包,自言自语地说道。

  周末一大早,方晓茹就独自来到了市场,她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后,就去了百货商店看蚊帐。百货商店里有不少好看的新式蚊帐,让人看上一眼就很喜欢。可价格相对要贵许多,老款的蚊帐虽然便宜,可是看上去很老土,方晓茹很不喜欢。可最近她手里的钱并不宽裕,也只能买老蚊帐凑合了。

  小姑娘,看蚊帐呢,怎么样,看好哪个了。商店老板眯着眼睛笑迎迎地走了过来:我们店里的东西都是有质量保证的,无论你挑哪一个,如果出了问题随便换。

  老板,你这里有那种好看还便宜的蚊帐吗?方晓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的预算不是很多

  哦,这样啊,你早说嘛。老板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向了最里面的货架:这些应该符合你的要求,不过都是些二手货,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吧。

  方晓茹顺着老板手指的方向抬头往里看去,只见那货架上也摆着许多蚊帐,其中有一顶粉红色的看起来几乎和新的一样,一点灰尘都没有。方晓茹一眼就相中了它。她最喜欢的就是粉红色,而且那顶蚊帐看起来也很大,能够容得下自己肥硕的身躯。

  老板,那一顶粉红的多少钱啊?方晓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虽然是二手货,但成色那么新价格也一定不会太低,这一点方晓茹心里是很明白的。

  哦,你说这个啊,这是不久前刚收来的,你如果喜欢就40卖给你了。老板笑了笑说:只是这都是些收来的旧货,没什么质保,你可别嫌弃。

  不会的,我觉得这个就挺好的,就拿它吧!方晓茹从钱包里摸出四张皱巴巴的十元钞票交到老板手里,随后,她就把那顶粉红色的蚊帐从货架上取了下来,带回了家。一路上,方晓茹心里美滋滋的,心想有了这顶蚊帐,她就不用再受蚊子的骚扰了。方晓茹只顾着开心,却没有注意到,夹在腋下的蚊帐此时正微微地散发着诡异的红光

  回到家后,方晓茹把蚊帐放进盆里,仔细地搓洗干净后,挂在了晾衣杆上。经过了一个中午的日光暴晒。蚊帐很快就干了。方晓茹仔细地把它安在自己的床铺上。看着这可爱别致的蚊帐,方晓茹心里很高兴。这下子,自己终于可以度过一个舒服的夏天了,不必再担心睡不好觉,也不会被咬得满身是包了。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到了晚上,简单地吃过晚饭之后,方晓茹打开了电风扇,抱着一半西瓜迫不及待地钻进了蚊帐中。她侧着肥胖的身子卧在床上,一边用勺子挖着西瓜吃,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视频。电风扇凉爽的风透过蚊帐吹进来,让她感觉舒服极了。蚊帐外,蚊子们依旧像侦察机一样嗡嗡,嗡嗡地盘旋着,试图对方晓茹展开攻势,只可惜蚊帐缝隙太小,它们根本进不来。没错,这才是她向往已久的夏天,一个不会被蚊子叨扰的夏天。

  嘿嘿,这下子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睡觉喽。方晓茹懒懒地伸了伸胳膊。掀开蚊帐把吃完的瓜皮丢了出去。随后,她便缓缓地躺在了床上。一边揉着饱胀的肚皮,一边打着呵欠,没过多久,她就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方晓茹熟睡正酣的时候,她突然隐隐感觉有东西贴在了自己的身上,随之,她从头到脚都开始瘙痒了起来,就像是被成千上万的蚊子围攻了一样。

  难道有蚊子进到蚊帐里面了。奇痒难忍的方晓茹试图伸出手抓挠一下皮肤,但却发现手怎么也动不了,左手右手都一样,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了一样。方晓茹缓缓地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一片红色,自己的身体被渔网一般的东西牢牢地束缚着,根本动弹不得

  什,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方晓茹惊恐地看着束缚着自己的东西,那不是什么渔网,正是自己白天刚刚买回来的蚊帐,它的颜色已经不再是粉红色,而是变成了深红的血色!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方晓茹赫然发现,蚊帐的缝隙处不知何时长出了许多像针头一样尖利的刺状物,它们有的已经刺入了自己肥厚的皮肤,虽然不痛,但却奇痒难忍。

  救我,救救我方晓茹一边大声呼救,一边使劲地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这蚊帐的束缚。可是却丝毫没有用,蚊帐不但没有被挣破,反而越收越紧,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方晓茹感觉自己的身体里的血液正在被慢慢抽空,她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体温也变得越来越低,在她昏过去之前,方晓茹听到黑暗中传来了一声声诡异而邪恶的冷笑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到了交房租的时候,房东迟迟见不到方晓茹来交钱,打电话也无人接听,便上门来讨要,但任凭他怎么敲门,方晓茹都没有开门。房东是个急性子,便用自己的备用钥匙打开了方晓茹家的房门。可是,当他走进里屋,看到眼前的景象后,顿时吓得浑身发抖,失声尖叫。

  只见方晓茹身体僵直地躺在床上,原本肥胖的身体竟变得如同木乃伊一般枯瘦,仿佛被什么东西榨干了一样。她的身体已经腐烂发黑,已经不知死了多少天了。不过,那顶捆住她身体的蚊帐却离奇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它去了哪里

  呦,这蚊帐挺漂亮的,还是我喜欢的粉红色,多少钱啊

  咳,二手的,便宜,算你40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