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世界最长 >  » 正文

[倒错的穿]倒错是什么

刘凯买了一张由宁波去上海的船票,开船时间是晚上七点。刘凯没排队就提前上了船。呵呵,因为轮船码头的值班经理是他的老同学。

  大约半小时后,其他乘客才陆续上了船。

  刘凯住二等舱,房内有三张床铺。他的两位室友,一个是矮矮胖胖的上海老太,另一个是长相帅气的山东小伙。

  为了消磨时间,刘凯决定去买几份报纸解闷。

  船上的小卖部出售各类报刊。在那儿刘凯惊异地发现,所有报纸的出版日期都是1998年5月1日。可今天已经是2010年10月6日了。也就是说,那些报纸都是12年前的旧物。

  你们怎么卖12年前的旧报纸啊?刘凯问女营业员。

  女营业员看看报纸,又看看刘凯,诧异地说:

  今天就是1998年5月1日呀。

  1998年5月1日?刘凯差点儿把眼珠子瞪出来。

  女营业员点点头,朝身后的台历指了指:喏,你自己看!

  刘凯定睛一瞧,见那本台历正翻在1998年5月1日这页。

  咦,见鬼了!刘凯暗暗纳闷:自己没喝醉,也没发烧,咋会碰到这种怪事呢?

  这时又有几个乘客来买东西,女营业员不再理刘凯,忙生意去了。

  刘凯离开小卖部,走到了船栏边。他想呼吸点新鲜空气,让自己清醒些。

  轮船正朝着上海的方向疾驶。刘凯凭栏远眺,只见海面上波翻浪涌,天空中繁星点点一切都是那样清晰,那样真实。显然,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这下刘凯更疑惑了。他决定回舱房,去问问另两个同房间的乘客。

  路过二等舱的大厅时,刘凯见那儿有台电视正在直播新闻,他站住脚听了听,新闻里播报的内容也全是1998年5月1日的。

  回到舱房,刘凯见那上海老太在嗑瓜子,山东小伙则躺在床上看书。

  阿姨,今天是几号?刘凯问上海老太。

  上海老太说:是5月1日呀。

  是1998年5月1日吗?刘凯又问。

  上海老太看了刘凯一眼,笑道:对的,没错。

  这时,正在看书的山东小伙也笑着说:大哥,你是想考验一下我们的记忆力吧?

  刘凯的心咯噔一下。他在许多科幻小说中读到过时间隧道的故事,他也知道,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某种特定条件下时空是可以逆转的。但这些都是遥不可及的幻想,谁也没有亲身经历过。

  自己究竟是闯入了时间隧道,还是误上了传说中的鬼船?刘凯真的蒙了。据说儿童能看破灵异之事,他决定去找个小孩问问。

  刘凯走出舱房,开始在船上寻找小孩子。不一会儿,他在楼梯口发现了一对正在嬉闹的小男孩。

  刘凯上前问道:小朋友,今天是啥日子?

  其中一个小男孩认真地回答:今天是1998年5月1日。

  另一个小男孩说:叔叔,你的记性真差。

  听到这儿,刘凯的心猛然一沉。这回他确信,自己真的上了一条时空倒错的船!这是一艘1998年5月1日由宁波开往上海的轮船!

  刘凯掏出手机,想把自己诡异的遭遇立刻告诉给妻子,可妻子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于是,他又拨打某好友的手机。

  听完刘凯的叙述,那个朋友笑着说:阿凯,你是喝多了还是在说胡话?

  刘凯又气又急,更加卖力地解释,可越说那朋友越不信。最后,刘凯只好气哼哼地挂了电话。

  刘凯一个人忐忑不安地在船上走着。忽然,他想到这样一个问题:船上的一切都是1998年的景象,那自己的模样是否也回到了12年前?他急于想知道答案,便匆匆朝盥洗室走去。

  站在盥洗室的镜子前,刘凯发现自己的容颜丝毫未变。这让他稍稍放了心。

  刘凯回到舱房刚坐下,一男一女两个乘务员便走了进来,看上去他们都像三十多岁。

  那个男乘务员显然是新来的,表情和动作都有些呆板。女乘务员则热情又活泼。她对舱房里的三个人说:我是5号乘务员徐莉,我旁边的这位是6号乘务员方伟。我俩负责二等舱,大家有事尽管找我们。

  说着,徐莉将怀中的毛毯和枕头一一分给众人。

  上海老太和山东小伙都站了起来,笑着和两个乘务员寒暄,看上去似乎跟他们挺熟。

  两个乘务员走后,上海老太和山东小伙相互对望了一眼。

  山东小伙说:我看有希望。

  上海老太说:但愿如此,否则我一定去庙里为他们烧香祈福。

  刘凯听得一头雾水,他觉得这艘船到处充满了诡异。他没敢多问,一个人躺下来装睡。

  约摸过了一小时,那两个乘务员又来了。方伟手里还提着个大塑料袋。徐莉从袋中拿出三包喜糖,将它们分给上海老太、山东小伙和刘凯。

  徐莉微笑着说:十点钟我和方伟在录像室举行婚礼,你们如果有空,请到时来参加。

  上海老太和山东小伙异口同声地说:一定来,我们一定来!

  方伟和徐莉走后,上海老太喃喃自语道:好人啊,一对好人。

  山东小伙点点头说:愿好人一生平安。

  刘凯听得更糊涂了。

  晚上9点50分,上海老太和山东小伙邀刘凯一起去参加婚礼。刘凯一声不吭地跟他们走了。

  船上的录像厅张灯结彩,正面的墙上贴着个巨幅的喜字。

  徐莉和方伟身着崭新的工作服,并肩站在喜字跟前。一大群船员同在他们身旁。

  几乎所有的乘客都挤进了录像厅,大家一起来参加婚礼。

  10点整,船长庄重地宣布:婚礼正式开始!四周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作为主婚人的船长首先发言,他告诉大家:方伟和徐莉在这艘船上已工作了6年。这6年里他们兢兢业业,全心全意为乘客服务,年年被评为先进。

  接着,船长让新郎新娘谈恋爱的经过。

  新娘徐莉说:我和方伟在工作中相识,在工作中相恋,我们决定在船上举行别开生面的婚礼。

  船长带头鼓掌。

  轮到新郎方伟作介绍时,他先是茫然四顾,随后又呆呆地望着身旁的徐莉。

  全场鸦雀无声,人们都紧张地注视着新郎的一举一动。

  过了好半天,方伟的嘴唇忽然哆嗦了一下,两行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

  徐莉见状再也忍不住,一头扑进方伟的怀中,泣不成声。

  录像厅里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好多乘客都流下了眼泪,坐在刘凯身旁的上海老太尤其激动,她一边擦泪一边笑,样子十分古怪。

  刘凯看得莫名其妙,一颗心咚咚地跳个不停。他觉得,这船上的一切都很神秘,到处飘散着诡谲的迷雾。

  回到舱房,上海老太一迭声地念叨:这下好了,这下好了。

  山东小伙也很兴奋,他说:好人终有好报,这话千真万确!

  只有刘凯默不作声,悄悄地上床睡了,可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刘凯一直在担心,这艘诡异的船最终能否靠岸?如果它一直开下去,自己就无法回到现实中,那样就得和亲朋好友们永别了想到这儿,他的眼里噙满了泪。

  不知不觉间,天终于亮了。

早晨6点,轮船顺利抵达了上海。

  船刚靠岸,刘凯头一个跨上了跳板。当两脚落地后,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刚走出码头,刘凯就向路边的一个老者询问:老师傅,今天是几号?老者说:7号。

  哪年哪月的7号?刘凯又问。

  老者愣了一下,将刘凯左看右瞧,最后摇着头走了。

  看那老者的神情,刘凯知道他是把自己当神经病了。

  但刘凯急于想知道答案,这可咋办呢?情急之中,他忽然想到了报纸,对,去买一份今天的报纸就能明白了。

  刘凯四下搜寻,不久发现了一间售报亭。他买了份《解放日报》,翻开来一看,报头上赫然写着:2010年10月7日。

  谢天谢地!刘凯高兴得跳了起来,他为自己能回到现实而激动。

  可兴奋之余刘凯又皱起了眉头:昨晚发生的那一切究竟是咋回事呢?那艘时空倒错的船还在吗?带着这些疑问,他不知不觉又回到了码头。

  打老远刘凯就发现,那艘诡异的轮船正静静地停在岸边。他壮着胆子,一步一挪地走上船去。

  刚跨进舱门,刘凯就瞅见一个正在扫地的乘务员。他嗫嚅着问:师傅,今、今天是啥日子?

  乘务员笑着说:今天是2010年10月7日。

  那您昨晚在这艘船上工作吗?刘凯又问。

  乘务员点点头。

  刘凯兴奋了,他向乘务员讲述了自己昨晚的离奇遭遇。

  那乘务员听后哈哈大笑,他对刘凯说:只怪你从员工通道提前上船,才惹出这场天大的误会!

  接着,乘务员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刘凯昨晚的所见所闻都是12年前那次航行的重演。1998年5月1日,方伟和徐莉在自己工作的船上举行了婚礼。船到上海后,这对新人骑车回家。路过一所小学门口时,他俩看见一个男子正挥舞铁棍向上学的孩子们施暴。方伟立刻挺身而出,和歹徒进行搏斗。搏斗中方伟后脑挨了一记重棍,成了植物人。

  之后的12年,徐莉一直精心照料躺在床上的方伟。她不停地在爱人的耳畔深情呼唤,期盼他能从昏睡中醒来。皇天不负有心人,三个月前奇迹出现了,方伟真的醒了过来。然而,醒来后的他失去了记忆,对12年前的往事一概不知。

  为了唤醒爱人的记忆,徐莉请求领导让方伟回到船上,再现12年前的那次航行。因为那是方伟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航程,这或许能帮助他想起过去。

  公司领导立刻同意了,当年的船员们纷纷回到了原来的船上。船长亲自出面,向候船室的乘客们讲述了方、徐二人的故事。乘客们很感动,都愿意配合演出。于是,时间又回到1998年5月1日,一次意义非凡的航行开始了。

  船上的一切都经过精心布置。刘凯所看到的报纸和电视新闻全是当年的旧物。所有的乘客都一口咬定,今天就是1998年5月1日。

  而刘凯没有去过候船室,对这一切全然不知。所以,他误认为自己上了一艘时空倒错的怪船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