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世界最长 >  » 正文

[二米] 二米炊烟百家号

  我从小就在爷爷奶奶家长大,那是村子里的一座小木屋。上初中时,我回到了县城爸妈家。但我还是很喜欢回去玩。周末啦,国庆假日啦,暑假寒假啦,我就会骑上我的自行车,一路哼着小曲儿回到那里。那里有我童年的味道,那么亲切,那么清新。而每次,爷爷奶奶都会在门口侯着我,一见到我,就乐呵呵地迎上来。

  可是,那年夏天,我最后一次去了爷爷奶奶家,以后就再也没去过了,掐指一算,到现在都有13年了!

  不是不想去,而是不可以去。

  那是读完高二,即将升高三的暑假里,我在家只呆了几天,就踩着自行车去爷爷家了。经过一块菜地时,听到有一阵阵喀喀,喀,喀喀的声音,声音很怪,像男人在咳痰,但又比人声要生硬很多。

  循着声音的来源,我看向菜地那一头的土墙,声音正是从土墙后传来的。而土墙顶端,露出一顶草帽子,帽子顺着土墙在移动,应该是戴草帽的人在墙后面走路吧。

  土墙破破烂烂,有些泥砖已经掉了一些,所以有些小洞。那人经过小洞时,我看到她穿着紫色连衣裙。

  可一想,不对,那土墙少说也有两米高,那人怎么有那么高?更何况是个女的?待我再去看她时,已经不见了。草帽也不见了,喀喀咳痰声也没了。

  走得真快,我想。

  或许,是墙后头的地界比较高吧,所以她走上去能露出帽子来。又或许,那人本来就是男的,穿成女人的样子在那里走,那喀喀声,不就是男声吗。

  为了赶上在爷爷家吃午饭,我没多注意,加快了速度往爷爷家赶。

  吃过午饭,闲聊中我跟爷爷说到这事。我问爷爷,是不是村子里有两米多高的人。

  爷爷突然警觉起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我来的路上,看到有个人,很高,比那堵墙还高。还不时地咳痰。

  奶奶停下手中的活,只听我说话。

  爷爷不停追问我细节,具体几点钟,在哪里看到的?那人具体长什么样?那墙有多高?我都一一作答。

  然后爷爷进了他的房间,关紧房门在里面打电话。我感到奇怪,打个电话还要关门?什么电话那么重要?转眼看看奶奶,她正思虑重重站在那里,连手里的碗筷都忘洗了。

  爷爷的房门打开了,他走出来对我说:德仔,今天你就别回去了,在爷爷这过一夜。

  接着,他又走到奶奶跟前,跟奶奶说了一些话,最后一句我听见他说什么,看好德仔,这里就交给你了。奶奶频频点头。然后,爷爷拿上钥匙,开着他那辆电动三轮车走了。

  奶奶不停地安慰着我,但其实她比我还紧张害怕,不用怕,爷爷会有办法的。见我听不明白,她又说:那东西叫二米,你应该是被它盯上了。

  奶奶跟我说了二米的故事:村子里有种污浊东西,大家称它为二米。二米一般像个女人一样呈现在人们面前,它很高,有两米多。但声音却跟男人一样,经常喀喀喀地咳痰。

  有些人看到的二米,是个年轻女孩子,穿着碎花裙子,有些人看到的,是三十多岁的少妇,穿一袭紫色连衣裙。也有人看到的二米,是个穿着黑色出殡满头白发的老太太。但不管怎样,它都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两米多的身高,和喀喀喀的男人咳痰声。

  据说,200多年前,有个外地商人来这村子做生意,二米附在他身上便来到了这里。被它盯上的人,不出三天就会被它杀害。村民请大师来设了四大尊佛像,分别放在村子的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以镇压二米。200多年一直平安无事,但现在不知为何又它出动了。

  听奶奶说完这些,我不知道该不该信,这明显是迷信的东西,但奶奶却也没理由骗我。这时,爷爷开着三轮车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老太太。

  一见到我,老太太就伸出手往我脖子上戴东西,把这戴上,出事了!原来是一个用红布缝成的符。

  然后她跟随爷爷进了后院。奶奶则寸步不离陪着我,这也是爷爷交代的。看到他们那么慎重的样子,我才真正相信:真的出事了。

  不一会儿,他们把我带到后院的一个小房子里,这个房子一直都是用来放闲置物品的,现在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了。里面的床单被褥很干净,应该是爷爷刚弄出来的。房门上,房里墙上,贴满了黄色的灵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