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世界最贵 >  » 正文

来自古墓的诅咒|古墓诅咒

耀叔年近四十,高高瘦瘦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骨架严重掉色的近视眼镜,常年穿着件发黄的白衬衫,一阵风吹来,让人感觉飘飘欲倒。他是我们村希望小学的校长,也是唯一的老师。

耀叔酷爱化学,在他那间简陋的办公室里,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瓶罐,瓶罐里面装着各种化学物品。耀叔平日无事就喜欢一个人待在这屋里,神情严肃地对着这些化学物品鼓捣上半天。他一再告诫我们,千万不可私自碰他的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很危险。

在我九岁那年,几场大雨过后,我们村头的河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一天早上,在河边洗衣服的李家媳妇突然跑了回来,拿了个怪模怪样的东西,问村民们这是啥玩意。

大家对着这个浑身沾满泥土猪头大小的东西研究了半天,有人说是尿壶。耀叔的老婆麻花挤了进来,抢过那尿壶,左右瞧瞧,敲了几声,说:啥尿壶!这是古代的铜器,王瞎子来我们村里找的就是这东西,值钱着呢。李家媳妇说这东西在河边多着呢,大家便纷纷向岸边寻去。

来自古墓的诅咒

我们村在一处偏僻山坳里,穷乡僻壤,出入交通不便。王瞎子是从城里来的草药商人,瞎了一只眼,每两三个月便不畏艰辛进山一次,收购一些草药,偶尔见到一些我们从大山上捡回来的破铜烂铁,便很爽快地抽出几张票子,欢欢喜喜地带走。

大家沿着河岸向上流找去,又发现了几件怪模怪样的古董。麻花很振奋,说肯定是大雨冲垮了山上的某一座古墓,把里面的古董冲到了河里,她鼓动大家回家拿锄头铲子,一起上山挖古墓发财去。

我妈立即跑回家,把我那正在地里耕田的阿爹给找来。耀叔急匆匆赶来阻止大家,说:古墓是受保护的物质文化遗产,大家千万不能挖。

麻花破口大骂:保护个屁!老娘我只认票子,家里都穷得揭不开锅了,你整天就只晓得那几本破书和那些狗屁化学,倒要老娘我一个女人整天起早摸黑养活你。

耀叔一下子就哑了口,无奈地站在一边。麻花是耀叔他娘临死之前从邻村给他娶回来的老婆,性情凶野,我们学校里的孩子暗地里都叫她母老虎。她心情不好时,指着耀叔的鼻子把耀叔骂得狗血淋头,而耀叔只是委屈地站在一旁任由她辱骂。我们心里都为耀叔抱不平。

耀叔见村里人都手拿工具跑了过来,便只好跟着大家一起向上流寻去。经过一番寻找,我们终于发现那个古墓的墓穴。

在河岸的一侧,有半截山体被雨水冲垮了,把那古墓切掉了一小半,露出了一个又黑又深的洞口,那洞口边还零散埋着一些随着泥土倾泻下来的古董玩意。

大家一拥而上,捡走了洞口边的古物后,便一个个爬入洞口。古墓共有三间墓室,里面堆着各种形状的瓷瓶铜器等一些古代的东西,主墓室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口年代久远色泽暗沉的大棺材,看起来相当神秘恐怖。

群众的力量更是可怕而不可估量的,没一会儿,偌大的古墓里头所陈摆着的东西就被我们村的村民一扫而光,只剩下那口黑森森的棺材无人敢碰。

耀叔在一旁看着墓墙上壁画里的古文,嘴里喃喃有语,说是这古墓的主人是宋朝一个姓傅的贵族的夫人,死时才二十六岁。然后耀叔突然脸色一变,大喝一声说:这古墓里的东西千万不能拿!

大家惊讶地看着耀叔,耀叔指着壁画上最后一段文字,颤抖着说:这里写着扰吾妻安宁者,不日必毙!

大家问耀叔是什么意思。耀叔便将这古话解释了一番,说这可能是这古墓女主人的丈夫下的诅咒,大家最好还是把东西放回原位吧。听耀叔这么一讲,大家都有些害怕。山里人本来就比较迷信,挖死人的东西也是仗着人多,这时恐惧从心中陡然升起,不知咋办才好。

还是麻花比较有魄力,她把手里的铜器往洞口外一扔,大声说:老娘我就不信这个邪,一个死人还能把我咋地?大家别听这书呆子胡说,把票子拿在手里才是实实在在的。来,虎四,帮忙把这口棺材打开,看看里面还有啥好玩意。

虎四是李家媳妇的小叔,平时游手好闲,经常跟临近村的几个小伙子去扒火车偷东西。他鄙夷地看了耀叔一眼,便帮麻花打开棺材盖子。

麻花和虎四打开棺材盖后,脸上都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两人匆忙抢夺着棺材里的物品,将值钱的项链什么的塞进自己的裤袋。耀叔见此无奈地叹气摇了摇头。

我很好奇那棺材里的死人到底长啥样,便靠近探头瞧。这一瞧可把我吓坏了,那口宽敞的棺材里躺着一架死人的骷髅,骨头白森森的,两只眼睛黑洞洞的。我不停地打着冷战,后领被我妈一把抓住:你这千刀万剐的,死人骨头有啥好看的?快给我帮搬东西回家去。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